bokee.net

制片人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煎烤灵魂

  有朋友说,纪录片的剪辑对于制作者来说,是抽筋剔骨再重塑肉身的过程。这比喻很形象,也很到位。但对于我来说,似乎更严重些。我觉得是把自己的灵魂放在艺术、技术共同构成的火炉上剪烤,然后还要在那些剪烤得痛得麻木了的地方洒上适合受众口味的调味料。把自己从那些感性的痛苦记忆中拨出来,给自己的思维装上理性和逻辑的镣铐。但无论白天我怎样在机房里尽量理性而客观的整理素材,清理杂乱的思绪,把不由自主的涌上眼眶的泪水擦去,到了夜晚,我还是得面对灵魂深处那难以抑制的悲伤。

  经过一段时间的煎熬,我终于剪成了《我的四川——I'm here》8分钟的浓缩版,也终于看到了将来60分钟版的雏形。应该说这是一部很个人化的纪录片,是一个纪录片人对这场大的灾难的纪录和思考。

  煎烤灵魂的过程还在持续,在这段时间,我无力文字。因为不知道该写些什么。因为现在,常常在最快乐的时候,也会突然有忧伤袭来。这本应是与我快乐向上的性情相悖的。我想,这可能就是这场灾难给我留下的东西。

  “在那场大的灾难过后,我每次去红白中心小学的遗址,都能听到树上的鸟的叫声,百转千回,声音清脆,让我觉得这是已经在天堂里的那两百多个孩子在歌唱。震后小学巍然耸立的大门和垮得已经不成样子的三层教学楼,对比如此强烈。甚至都让我觉得我似乎也亏欠了在这场灾难中逝去的孩子们很多很多,他们可能本来都是可以活着的,如果我们再多一些责任心的话。”

  以上是《我的四川——I'm here》的部分解说词,从心理学上说,人是对悲伤的记忆比对快乐的记忆要长久,但在表面上看,人们似乎更愿意享受快乐而忘却忧伤。但如果能从惨痛中学到些什么的话,这悲伤就值了,就有了更多的意义了。

分享到:

上一篇:

下一篇: